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最新活动 > 青少年成电子烟潜在用户 弥补监管短板迫在眉睫

青少年成电子烟潜在用户 弥补监管短板迫在眉睫

2019-10-23 来源:中国新闻网  浏览:    关键词:尼古丁,电子烟,轻松戒烟,电子
青少年成潜在用户 电子烟监管火烧眉毛

北京一家商场中的电子烟柜台。李晨赫/摄
8月末的一个晚上,怀孕5个多月的周幸和丈夫在北京一家商场里散步。路过一家电子烟柜台时,销售人员热情地招呼他们:来试一试吧。
柜台旁边的宣传栏上写着:“不用戒烟,也能吸烟。”周幸很诧异,即便销售看不出她怀孕了,也看得出是个女性。堂而皇之在商场里采购烟草制品,这是她历来没有过的阅历。
“等我的孩子出生长大了,他们这代人能生活在无烟社会吗?”周幸忧心肠说。
周幸并非多虑。电子烟不只进驻了商场、KTV、酒吧等场所,更是“占领”了朋友圈、微博和网络广告等宣传领地。
清华大学公共安康与技术监管研讨课题组最近发布的《电子烟产业监管状况报告》(2019)(下称《报告》)提示:电子烟批发网站的营销话术中,有95%的比重将电子烟与安康、洁净联络到一同,89%的网店会宣传和安康有关的益处。
在这样的“人设”下,最令人担忧的,并非戒不了烟的烟民从传统烟草转向电子烟,而是原本不在烟民之列的人,特别是宽广青少年,在以新奇、无害、时兴为卖点的营销宣传下,成为“电子烟民”。
电子烟的品牌“人设”:酷、安康、时兴
李喆就是抱着“电子烟比传统香烟强一点”的观念,为父亲置办电子烟的。他不时恶感父亲吸烟,也不愿被迫吸入二手烟。以至电子烟,他也不想让父亲尝试。“不论电子烟还是香烟,不都是烟吗?”
不过,十几年前,李喆的父亲就看到过电子烟的广告,当时,电子烟主打的是“质感高级,无刺鼻气息”。李喆的父亲和朋友说定,一同买电子烟,经过运用电子烟来戒烟,还老婆孩子一个好的生活环境。
这是李喆的妥协,也是电子烟宣传的胜利。
电子烟批发网站的营销话术中,安康、戒断、随时随地是常见的表达。《报告》发现,消费者选择运用电子烟而非传统卷烟,主要缘由是以为其不熄灭、危害更低以至无害;能够辅佐戒烟或减少吸烟等。
大众传媒在塑造电子烟认知中起到的作用,《报告》也予以总结:在广告营销中,电子烟被符号化为上层社会的消费品,并代表了独立个性和生活方式;在文化产品特别是电视剧、MV中,电子烟与高兴、轻松、享用的氛围相联络。
“电子烟分为一次性换烟弹的,还有换烟油的。”女大学生石林晓引见电子烟时一五一十,“我往常抽的就是换烟油的,能够自己配,烟雾量也大。”
石林晓还通知记者,B站和知乎上有很多关于电子烟的“科普”视频,都在教刚入坑的“小白”如何选择和学习。
石林晓大一时便在学校周边的酒吧做兼职,在那里,电子烟的身影并不少见。电子烟关于她的意义,则是“买来戒烟或者拿来装酷呗。”
更容易戒烟,还是更容易上瘾
比传统烟草更容易戒烟,这是电子烟宣传口号中最常见的一种。相似的还有“有烟欢,无烟患”、“不伤心伤肺,更不没心没肺”、“真解瘾,却不上瘾”……
《报告》引述了一项针对来自多个国度、共计3587名消费者的调查,结果显现有84%的人以为电子烟危害低于传统烟草,77%的人以为电子烟能够辅佐戒烟或避免复吸。
英国公共卫生署(PHE)于2014年发布了关于电子烟的报告,并在之后多个年份中止了更新。2015年的更新报告指出,电子烟比传统纸烟少了95%伤害,且每年辅佐两万名吸烟人士戒烟。在2018年的报告更新中,PHE依据既有研讨发现电子烟在多个方面的安康风险要小于传统香烟。
但在2018年的报告更新中,PHE也指出,这并不是说电子烟就是安全的。PHE倡议政策制定者以及监管者应该确保最小化危害的方式来制造电子烟。
《报告》指出,未得到证明或夸大其词地宣称具有安全性和戒烟作用,是针对吸烟者的常用营销伎俩。
世界卫生组织2019年度《全球烟草盛行报告》指出,没有足够的证据量化与电子烟相关的风险水平。无论是电子烟的运用者还是非运用者都可能面对安康风险。同时,世界卫生组织还指出,电子烟作为一种戒烟办法的证据有限,相关研讨的确定性较低,不能得出结论。
世界卫生组织还提出了一项不容忽视的结论:越来越多证据标明,在特定场景中,青少年电子烟运用者更有可能在今后开端运用传统卷烟。
更让人担忧的是,电子烟宣传把吸烟的门槛降低得如此之低,让控烟流程中第一环的努力,面临庞大要挟。
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会长张建枢直言,在控烟范畴,关于曾经有吸烟习气的人来说,戒断是很难的。“我们了解到,这些烟民也很苦恼,感染到不良生活习气后很难戒断,由于尼古丁的成瘾性是很强的,一旦感染上,要在医生的指导辅佐下才干完成戒断。”
控烟工作的重点之一是提高吸烟有害安康学问,以避免尚未有吸烟习气的人开端吸烟。北京市控制吸烟协会走到青少年中宣传电子烟的危害。“吸烟有害安康的学问基本上曾经深化人心了。而电子烟趁虚而入,关于摆脱不良生活方式是很不利的宣传。”张建枢呼吁,社会各界应该像抵御传统烟一样抵御电子烟。
张建枢指出,最近正是大学重生入学的时分。依据过往阅历,刚入学的阶段,是年轻人进入烟民行列的高发期。“(学生)脱离了家长的约束后,进入了一个相对自由的空间,好玩、酷炫的电子烟,在同窗间是很有吸收力的。”张建枢说,电子烟的展开给学校的控烟管理提出了新的任务——既然是无烟校园,那么不论是电子烟还是传统烟,对吸食的人和周围的人都有危害,学校不能在监管和宣传上漏掉电子烟。
产业高速展开的同时,国内关于电子烟的监管仍有明显短板。
“《北京市控制吸烟条例》是2014年11月经过的。当时电子烟还没像往常这么提高众多,所以条例没有对电子烟中止限制。往常随着形势的变化,在执法过程中,由于法无遏止即可为,电子烟没有在法律条文中明白列出,所以我们感到比较棘手。在控制吸烟的过程中,有人在公共场所吸电子烟的时分,我们只能劝止,却不能中止处分。”张建枢坦言,以往的条例不能完整应对往常的新形势,为控烟工作带来应战。
这一尴尬局面并不只是在中国发作。意大利、俄罗斯、西班牙、波兰、乌克兰等国将电子烟视为电子类或食品类普通消费品中止管制,波兰、乌克兰分别对其销售、运用和广告促销等行为中止了管制。
2018年8月,国度烟草专卖局同国度市场监视管理总局发布通告,遏止向未成年人出卖电子烟。依据该通告,电子烟被视为卷烟等传统烟草制品的补充,其自身存在较大安全和安康风险。
事实上,我国一些地域曾经在电子烟监管上先行一步。广西南宁于2014年就将运用电子香烟等烟草替代品归入吸烟范畴。深圳市场监视管理局在2015年就规则了电子烟雾化液产品的通用技术请求。
在控烟管理方面,今年6月,深圳市第六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四次会议经过修订后的《深圳经济特区控制吸烟条例》,正式将电子烟归入控烟管理,将于10月1日起实施。在这次修订中,运用电子烟被归入吸烟范畴内,其运用场所和区域也遭到了更多限制。
中国香港和中国澳门也在专项立法中规则了电子烟和其他烟制品同样受禁烟条例规制的内容。
中央财经大学法学院教授刘双舟曾撰文对电子烟广告定性发表观念。他指出,我国法律遏止烟草广告的主要目的,并不在于让“烟民”戒烟,而在于经过减少烟草的影响来逐步减少“烟民”,避免非烟民特别是青少年参与到“烟民”的队伍里。电子烟的消费、销售和广告的效果与我国遏止烟草广告的立法目的相悖。因而,他主张将电子烟广告列入烟草广告的范畴予以规范。
“化学成分很复杂,目前对电子烟的研讨很不充沛,由于每出一种新的口味,研讨和监管基本跟不上。”对外经贸大学国际经济贸易学院教授、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与经济政策协作中心主任郑榕说。不过,明白的一点是,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一定具有成瘾性。
目前,市场上销售的电子烟中有许多都含有不同水平的尼古丁,以至有一些电子烟的尼古丁含量超越传统卷烟的水平。对此,世界卫生组织驻华代表处无烟草行动技术官员孙佳妮呼吁,关于电子烟内含有的尼古丁、香料等物质的含量,应该立刻着手制定相关规范。
此外,也有不少电子烟品牌在社交网络等平台上展开营销广告、商业资助等活动。例如,电子烟品牌悦刻就曾在拳击运发起张伟丽夺得中国首个UFC(无限制综合格斗)世界冠军后,发布一系列宣传推行活动,试图营造燃、拼搏、安康等品牌形象。
一系列营销活动也在吸收众多青少年参与电子烟吸食者的大军。据孙佳妮引见,在2011年~2018年之间,美国青少年吸食电子烟的比例曾经从1.5%上升到了20%,便当置办的渠道、及时触达的营销网络是招致这一趋向的重要缘由。她呼吁,关于电子烟的广告促销、商业资助、分销网络应该思索采取遏止或限制的监管态度。
关于电子烟的监管,各国有不同的战略和途径,监管主体也略有不同。
在全球最大的电子烟消费市场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是电子烟监管的主要部门。此前,FDA已明白遏止向18岁以下青少年销售电子烟,并对非法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产品的批发商发出了1300多封正告信和民事罚款投诉。
最近,FDA还和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发布音讯称,正在对215例与运用电子烟有关的严重肺病病例展开调查。CDC称,已收到超越200起在吸电子烟后呈现呼吸系统疾病的病例,散布在全美一半的州。FDA则说,这些州报告的各种肺病病例都有许多相似的病症,除胸痛、呼吸艰难等问题外,还有患者阅历了腹泻和呕吐等胃肠道问题。
反观我国的状况,与中国烟草总公司合署办公的国度烟草专卖局,则是主张对电子烟采取监管措施的主要力气。
我国国度烟草专卖局从2017年起,先后发布《关于展开新型卷烟产品鉴别检验工作的通知》、《关于专卖执法中查获新型卷烟运用法律问题的批复》、《关于征求电子烟等新兴烟草制品定性等有关意见的批复》。
在2018年回复全国人大代表倡议时,国度烟草专卖局以为,加热不熄灭卷烟完整具备传统卷烟的基本属性,因而,实质上就是烟草专卖法中规则的卷烟,应依照烟草制品中止管理。
国度烟草专卖局还以为,含有尼古丁的电子烟同传统卷烟同样以烟碱为主要消费成分,并具有成瘾性和安康风险,因而也应归入烟草制品中止监管。
郑榕表示,目前市场上存在各种各样的电子烟,有的含有尼古丁有的不含,尼古丁的含量、吸食的香味也千差万别,有的以至比传统卷烟的尼古丁含量都高。这给相应的市场监管带来了难度。
关于电子烟的监管主体,郑榕提到,若将电子烟归入卷烟制品监管,那么依照当前烟草制品监管体制,全国只需中国烟草总公司才能够消费和销售,大量电子烟企业也就失去了消费和销售的权益。“这背后触及的利益格局有庞大的博弈,所以不是那么简单地从烟草或者卫生的角度来看,需求通盘思索。”郑榕说。
事实上,我国企业具有技术优势的主要是电子烟烟具,而国际四大烟草公司则控制烟油产品的市场优势。郑榕倡议,思索到许多电子烟的烟油和烟具能够拆分,能够将烟具作为普通商品归入监管,含尼古丁等成分的烟油则能够界定为烟草制品,归入相关监管系统。
“但不论含不含尼古丁,电子烟都需求赶快归入监管系统。”郑榕强调,从公众利益动身,关于电子烟的监管曾经火烧眉毛。
孙佳妮也指出,在思索电子烟监管问题时,首先要思索的是怎样才干最大水平地避免构成伤害,而不是思索应该由谁来监管。“《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条约》提到了,一切的烟草控制方面的政策制定时,都应该维护这些政策不受烟草业的既得利益影响。在制定电子烟监管政策时,也应该尽量去避免遭到烟草公司以及电子烟公司的影响。”
(应采访对象请求,周幸为化名。)

版权声明:

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不对发表、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网络”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联系邮箱:service@qeerd.com,投稿邮箱:tougao@qeerd.com